更多资讯
访问手机版

马拉多纳和阿根廷经济:荣耀和深渊

发布时间:2021-03-09 15:08    来源:通博体育

字体:

原标题:马拉多纳和阿根廷经济:荣耀和深渊

因为马拉多纳,喜欢阿根廷,喜欢潘帕斯雄鹰,喜欢阿根廷的蓝白相间,将马拉多纳一生60年融入阿根廷经济的60年沉浮史,作为送给马拉多纳最后的礼物。马拉多纳是阿根廷的代名词,同样光辉岁月和毒瘾缠身是两者共同的特点。

1960~1974年:贫困没有掩盖足球天赋

1914年之前的43年里,阿根廷是全球的增长之星。当时阿根廷是全球最富裕的国家之一,年均GDP增速高达6%,增速冠绝全球,那是阿根廷人最荣耀的43年。1914年~1929年,阿根廷经济遭受重创,每况愈下。阿根廷政治动荡频繁,国内不同利益集团不断争斗,交替执政,政治稳定性较差,致使自1914年之后增速下滑,又在1929年大萧条中深陷衰退,引发了1930年的阿根廷政变。

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的冷战时期,世界发生了剧变,西欧、日本和澳大利亚都在迅速崛起,而阿根廷却一直原地踏步甚至在开历史倒车。1943年6月,阿根廷发生军事政变,庇隆上校脱颖而出,声望骤升。1946年2月,庇隆在埃娃的襄助下成为阿根廷总统,提出了以“社会正义、政治主权、经济独立”为口号的庇隆主义。从1946年起,他的政府制定了发展本国工业的“第一个五年计划”,使石油、纺织、煤炭等工业得到一定的发展。在社会福利方面,庇隆采取了一些改良主义措施,提出“劳资两利”“公道主义”等口号。

但好景不长,1955年9月庇隆在三军叛乱中被推翻。领导叛乱的洛纳迪将军就任总统。同年11月,洛纳迪又被另一位军事领袖阿兰布鲁推翻。从那时起到1972年,阿根廷又先后更换了6任总统,阿根廷政治的极度不稳定使得政府无暇顾及经济,民粹主义风向也使得贝隆时代的经济政策基本上全部保留,高关税、高腐败、高福利、高通胀一直持续。

就在这个乱世之中,1960年10月30日,迭戈·马拉多纳出生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一户拥有8个孩子的贫困家庭。3岁时他从父亲那里得到了一个皮革制作的足球,足球开始成为他的最爱。

各届阿根廷政府不负责任的货币政策,使1950~1960年阿根廷两次对外债务违约,加上1827和1890年两次违约,已经成为全球债务的“违约之王”。1967年3月,阿根廷货币比索对美元的汇率已经跌至350:1,1970年1月1日,阿根廷决定发行新比索来代替旧比索,并以1:100的比率回收旧比索。

贫困并没有掩盖马拉多纳的足球天赋。10岁的马拉多纳顺利地入选小洋葱头队,并成为了教练的宠儿,教练甚至让他参加高年龄段的比赛。后来马拉多纳率领小洋葱头队在同级别联赛中创造了连续136场比赛不败的纪录。随着在小洋葱头队的成功,马拉多纳升入了阿根廷青年人俱乐部的青年队。

在这期间,1973年6月庇隆流亡18年后回国,9月再次举行大选,庇隆和其夫人分别当选总统、副总统。曾一度流亡国外的庇隆再度执政。他试图着手抑制通货膨胀,重建阿根廷经济,但壮志未酬,于1974年7月病逝。

1975~1980年:巨星冉冉升起,祖国仍在坠落

1975年10月,马拉多纳完成了个人在阿根廷甲级联赛的处子秀。几天后,他在联赛中打进了2个球。就在马拉多纳这颗足坛巨星冉冉升起之时,阿根廷却在继续坠落。

1976年3月24日,以陆军司令魏地拉为首的军人集团发动政变,推翻庇隆夫人政府,由海陆空三军司令组成军人执政委员会掌权,魏地拉任军政府总统,军人执政委员会接管了政权。军人执政委员会全力清剿游击队,镇压各种反政府活动。阿根廷政治、经济和社会危机日益严重,政府屡易总统。

展开全文

但马拉多纳的巨星之路并没有受到内乱的影响,颇为顺利。1977年2月,16岁的马拉多纳首次代表国家队出战,创造了阿根廷最年轻国脚的纪录。1978年,年仅17周岁的马拉多纳以26粒进球夺得阿根廷甲级联赛最佳射手,成为阿甲联赛历史上最年轻的最佳射手。

虽然1978年落选国家队并错失世界杯冠军,但马拉多纳在1979年9月率领阿根廷队在世青赛决赛中3:1击败苏联队,获得世界青年足球锦标赛冠军,并获得赛事的最佳球员金球奖,下一个目标无疑是世界杯冠军。

1981~1984年:西班牙世界杯的折翼天使

1981年6月,马拉多纳从阿根廷青年人转会博卡青年,巨星之路越发光明。他在40场比赛中打进28球,并随球队获得阿根廷甲级联赛冠军。就在这一年11月,担任军人执政委员会主席和陆军总司令的加尔铁里成为总统,继续实行残酷的独裁政策,禁止罢工和抗议,经济上支持大地主和资本家,并于1982年4月发动了举世闻名的马岛战争。

当天拂晓,阿根廷军队5000余人登陆英国控制的马尔维纳斯群岛并发动进攻,时任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下令军队反击。但仅仅不到三个月,在1982年6月14日中午,阿根廷就宣布战败,并与英国达成非正式停火协议。

同时,1982年6月13日至7月11日,第12界世界杯在西班牙举行。6月18日,马拉多纳率队在小组赛第二战中4:1大胜匈牙利,不仅梅开二度,而且获得了自己的首场世界杯胜利。

在随后负于意大利的比赛之后,马拉多纳接受采访时称马岛战争的失败给自己带来了很大的痛苦,可以看出视祖国荣誉至上的他是多么煎熬。7月2日,在阿根廷队同巴西队的比赛中,马拉多纳因不满对手多次侵犯而抬腿踢人,被红牌罚下,也付出了2年多没有入选国家队的代价。

世界杯之后,1982年7月,马拉多纳以创足坛转会费纪录的900万美元身价转会巴塞罗那。此时的阿根廷经济继续沉沦,新比索对美元汇率不断贬值。1978年,原本对美元汇率为3.5:1的比索已经暴跌至1003:1,并在1982年11月恶性贬值至1美元兑换3.9万新比索。1983年,激进党候选人阿方辛就任新总统,结束了历时7年多的军政府统治,他一边加强政府对军队的控制,一边强调全国团结,开放民主,恢复并大力推进民主化进程,民主政体逐渐巩固。

虽然马拉多纳帮助巴塞罗那拿到了西班牙国王杯、西班牙联赛杯和西班牙超级杯,但他在西班牙已经感受不到爱与荣耀,决心离开巴塞罗那。不过,他在效力巴萨的2年里,出场58次,打进38球,仍创造了骄人纪录。

1984~1994年:墨西哥世界杯一战封神,从巅峰下坠

虽然阿方辛政府有所改变,但新比索却照样一路贬值。贬值与通货膨胀率交替上升的恶性循环,彻底拖垮了阿根廷。IMF(国际货币基金组织)数据显示,1981~1990年,阿根廷年平均通货膨胀率高于750%,1990年底,阿根廷实际GDP比1981年还低了6%。

然而马拉多纳为陷入黑暗的阿根廷人民带来了最大的快乐。1984年7月5日,马拉多纳以创纪录的750万美元转会费加盟意大利那不勒斯队,两个赛季攻入25球,带领球队杀入三甲。1985年5月9日,马拉多纳重新披上了阿根廷队的球衣,为世界足坛最浓墨重彩的一场盛宴做好了准备。

1986年墨西哥世界杯,马拉多纳率领潘帕斯雄鹰力克诸多强敌,勇夺世界杯冠军,他也在对阵英格兰的比赛中一战封神。最终,阿根廷队3:2战胜前西德队获得世界杯冠军。收获5个进球以及5个助攻的马拉多纳,拿到了世界杯金球奖,马拉多纳的职业生涯可谓是处于巅峰时刻。

回到俱乐部,马拉多纳更是势不可挡。1987年5月10日,马拉多纳率队历史上首次加冕意甲冠军,那不勒斯从一支保级弱旅到意甲冠军,他带来质变只用了三年。1988年,马拉多纳第一次拿到意甲最佳射手金靴奖。1989年,马拉多纳率领那不勒斯首次夺得欧洲联盟杯冠军,在这届杯赛中,马拉多纳共打入3球,并有10次助攻。

1989年起,正义党领袖梅内姆连续执政十年,推行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,阿根廷经济一度有较大发展。但梅内姆执政后期,阿根廷经济转入衰退,社会问题日益突出。

阿根廷的经济形势走势与马拉多纳的星运也是如出一辙。1990年马拉多纳带领那不勒斯第二次拿到意甲联赛冠军,但这似乎已经是马拉多纳的巅峰时刻。

1990年,马拉多纳率领阿根廷参加了意大利世界杯,阿根廷队的5个进球,都与马拉多纳有关。在世界杯决赛中,马拉多纳却没能创造奇迹,率领阿根廷队卫冕世界杯冠军的决战中被西德队以0:1击败。1994年他仍率领阿根廷参加了美国世界杯。在带领阿根廷两战两胜、冠军相显露之时,马拉多纳由于药检呈阳性,遗憾告别这届世界杯。同年6月,在美国世界杯赛的反兴奋剂检查中马拉多纳的尿检呈阳性,国际足联决定禁止他参加所有比赛,马拉多纳的国家队球员生涯结束。

1995~2020年:马拉多纳难去毒瘾,阿根廷深陷泥潭

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!他因足球成为20世纪最伟大的球员,在他功成名就后,酒精、毒品和药物最终让他在年仅60岁时,就画上了生命休止符。在那不勒斯,他成为了神,也是在那里,他陷入了毒品的深渊。在受邀参加了一场黑手党的家庭聚会后,马拉多纳开始接触毒品。据英国导演阿斯弗拍摄的纪录片《迭戈-马拉多纳》揭露,只要马拉多纳开口,毒品就会按时按量送到他的公寓门口,马拉多纳沦为黑道家族的工具。1991年3月17日,在那不勒斯与巴里队的意甲比赛之后,马拉多纳被查出吸食可卡因,随后被意大利足协禁赛15个月。

在这段马拉多纳的迷茫期,阿根廷经济曾经看到复苏的曙光,但过度金融自由化和外债负担的过度刺激,让阿根廷犹如马拉多纳的身体状况一样每况愈下。阿根廷通胀率从1991年的94%下降到1994年的4%,经济开始复苏,重回上升通道,实际GDP在1991~1998年间的平均增速接近6%,较高的经济增长率和较低的通胀率,增强了国际投资者的信心,1991年国外直接投资突破20亿美元,1996年达到42.85亿美元,创下当时新高。1998年,受亚洲金融危机和俄罗斯国债违约事件影响,阿根廷再度陷入经济衰退。2001年上半年,就像马拉多纳陷入吸毒不可自拔一样,由于经济恶化、税收锐减和债务缠身,阿根廷政府实际上已无力偿还外部债务和支付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。

2002年1月1日,新政府面对比索贬值的强大压力,不得不宣布放弃货币局制度并且宣布债务违约。比索迅速贬值,对美元汇率持续暴跌,并在2003年维持在3.3左右,GDP则坠至-11%的深渊。

和阿根廷经济如出一辙,退役后,马拉多纳当过阿根廷国家队的教练,也试图在球场东山再起,但他依然离不开酒精,毒瘾也很难戒掉。由于常年生活不节制带来的健康原因,马拉多纳多次因高血压和心律失常紧急入院,并于2005年接受了胃部手术。近年来,马拉多纳健康状况越来越差,去年曾出现短暂昏迷、胃出血等重症疾病。

2020年4月6日,阿根廷政府宣布,由于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社会造成冲击,决定延迟偿还总额约100亿美元的公共债务。消息一出,全球哗然,疫情第一个击溃的国家终于浮出水面,就是阿根廷!疫情只是压倒阿根廷的最后一根稻草。截至4月7日,阿根廷累计确诊仅为1628例,累计死亡为53例,疫情并不严重。

在全球经济大幅衰退的背景下,再次出现债务违约对国际投资者敲响了警钟,可能引发国际资本大幅流出,阿根廷金融市场及比索汇率将面临较大的冲击,外汇储备或将继续缩水,通胀风险进一步攀升,多种风险相互叠加最终可能将阿根廷推向衰退的深渊。据IMF最新预测,2020年阿根廷GDP将萎缩11.8%,比6月预期的-9.9%继续下探,遭受自2002年以来最大衰退。

2020年11月26日,病入膏肓的马拉多纳离开了我们,而阿根廷经济仍将在黑暗泥潭中艰难前行。

(作者系经济学博士,供职于工行,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)

文章作者 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  宋玮

责任编辑:

 

热点图文

头条推荐

热图推荐

  • 马拉多纳和阿根廷经济:荣耀和深渊

  • 记者走访:冬日傍晚校园训练忙

  • 足球——亚冠:上海申花对阵珀斯光荣

  • 3-3!申花连进3球,差点实现大逆转,崔康熙计划被3个意外打乱

图文推荐

  • 3-3!申花连进3球,差点实现大逆转,崔康熙计划被3个意外打乱

  • 勇士下赛季不能无视 名嘴:库里威胁巨大!勇士一个短板太难弥补

  • 0-2落后,崔康熙拿出压箱底底牌,申花11分钟进3球迅速反超

  • 梦幻西游:第一无级别枪490万交易再次刷新纪录 定金100万已到位